分分PK拾

天福山起义

访问量:

天福山起义

天福山起义,是中共胶东特委于1937年12月24日在文登天福山组织发动的一次抗日武装起义,又称“天福山抗日武装起义”。

1937年12月初,理琪回到了于家沟村,在中共胶东临时工委的基础上,成立了第四届中共胶东特委,并出任书记。他和副书记吕志恒等一道积极筹备起义。12月15日晚,召开了特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于1937年12月24日在天福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骨干组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

12月24日,天还没亮,理琪便率特委领导同志登上了天福山。在玉皇庙里,大家抓紧时间再次周密地研究天亮后的具体行动。

天亮后,起义仪式正式开始了。理琪庄严宣布“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正式成立,并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的军旗郑重授给大队长于得水和政委宋澄。紧接着,于得水掏出手枪,向空中连发三枪。尽管只有80多人,但三声鸣枪却激荡风云,胶东抗日的大旗自此高高飘扬。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者以制造卢沟桥事变为起点,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出通电,指出只有实行全民族抗战,才是中国的出路,号召全国人民、军队和政府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1937年9月,中国共产党山东省委根据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的方针和《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以及“每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结合山东的实际情况,制定了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和组织抗日武装的十条纲领。纲领指出:建立党直接领导的武装,发动抗日武装起义,是当前的紧迫任务;在韩复榘的军队开始撤退或溃散,日军尚未到达或立足未稳之时,是发动起义的最好时机;起义部队可用“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或“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的名义;用“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出枪”的口号,筹集抗日物资。 


10月,由津浦铁路南下的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占领德州后,时任国民党第三路军总指挥兼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为保存实力,仅仅在黄河以北稍作抵抗,即率军南逃。危难之际,中共中央和中共山东省委指示各地党组织:要迅速动员组织群众,抓住在日军入侵、国民党逃跑、人民抗日情绪高涨的时机,及时领导人民举行抗日武装起义,建立抗日武装;要团结一切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组成抗日统一战线;要收容国民党军队士兵参加起义部队,大力收集民间枪支以及争取和改造一些掌握在爱国人士手里的武装;要建立敌后根据地,开展游击战,把山东抗战的领导责任独立自主地承担起来。随即,山东省委在济南召开会议,制定了分区发动武装起义的计划,并派遣大批干部到各地做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林一山张加洛理琪宋澄等相继赶赴胶东。 

根据上级指示,胶东特委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先后在文登、荣成、牟平、蓬莱等地同国民党地方政府达成了合作抗日的协议,从而为我党独立自主地领导抗日武装斗争创造了条件。

起义地点

天福山位于文登、荣成、威海卫三县(市)交界处,离文登城20公里,这里峰峦连绵,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当地国民党政府对其控制较松,容易隐蔽开展革命活动,胶东党组织初创时期就在这里开展革命活动,这一带的村庄在党内被誉为“小苏区”。 

起义爆发

1937年12月初,在烟台被捕关押在济南的理琪回到了沟于家村,在中国共产党胶东临时工委的基础上,成立了第四届中国共产党胶东特委,并出任书记。他和副书记吕志恒等一道积极筹备起义。12月15日晚,召开了特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吕志恒、张修己、林一山、柳运光、宋澄、张修竹、王台、于得水等。会议决定于1937年12月24日在天福山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骨干组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

12月24日,天还没亮,理琪便率特委领导同志登上了天福山。在玉皇庙里,大家抓紧时间再次周密地研究天亮后的具体行动。

天亮后,起义仪式正式开始了。理琪庄严宣布“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正式成立,并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的军旗郑重授给大队长于得水和政委宋澄。紧接着,于得水掏出手枪,向空中连发三枪。

尽管只有80多人,但三声鸣枪却激荡风云,胶东抗日的大旗自此高高飘扬。 

岭上事件

天福山起义当天,林一山、于烺就抗日武装和统战工作发表了演说。最后决定张修己、张修竹留在沟于家作联络工作;理琪、吕志恒、林一山等主要负责人继续发动群众,扩大武装;新成立的“三军”一大队由于得水、宋澄率领向西挺进,进行抗日宣传。

第二天,“三军”一大队就从天福山西去进行宣传。他们每到一个村镇,都张贴标语,散发宣传品,演唱抗战歌曲,召集群众开会宣传党抗日主张,不少青壮年报名参加“三军”。

12月30日,当队伍行至文登西部岭上村时,突然遭到国民党文登县长李毓英五六百名军警的包围。我方虽然向敌方晓以民族大义,高呼爱国口号,但他们还是撕毁了“合作抗日”的协议,疯狂围捕。除大队长于得水率部分队员突围外,大队政委宋澄等29人被捕,关进文城监狱。面对敌人的审讯,宋澄、刘中华等严辞谴责了敌人破坏抗战的罪行。后来,迫于舆论压力和起义队伍的壮大,李毓英不得不释放大部分人。不幸的是,中队长王洪、邢京昌,小队长隋清源三位同志因参加过“一一·四”暴动,被捕后被杀害了。 

威海起义

抗战初期威海存在四种力量:一是以“民先”队员孙端夫为首的国民党政训处进步力量;二是以郝道逵为首的国民党海军教导队中间力量;三是国民党威海专员孙玺凤,想抗战但受投降派郑维屏的控制排挤,一心想离开威海;四是以公安局长郑维屏为首的投降派。通过理琪、林一山、柳运光、于烺、孙端夫等耐心工作,威海海军教导队表示中立;政训处大部分人员愿意参加抗日;孙玺凤同意我方帮他离开威海,他把仓库中的武器交给我方的合作协议。 

1938年1月15日,特委部分领导人赶到威海,并于当天下午打开专员公署仓库,取出枪支弹药。为震慑反动势力,本来想调于得水带领队员前来威海,但路远联系不上,就在大水泊临时找了一些农民一路声扬是从昆嵛山下来的,尽管他们到威海后拿起枪还不知怎么用,但昆嵛山游击队的声威使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一下矮了半截,没有敢轻举妄动。16日上午,由从天福山、大水泊赶来的人员及威海政训处成员组成的起义队伍,在专员公署大院集会,理琪宣布起义。下午,起义部队护送孙玺凤到码头,直至离开威海。晚饭后,起义队伍高举“三军”大旗从威海赶往文登。

1938年1月19日,在大水泊成立了中共胶东军政委员会和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司令部,理琪任主席兼司令员,吕志恒任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林一山任政治部主任,部队辖两个大队和一个特务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孙端夫、政治委员宋澄;第二大队:大队长于烺(后于得水)、政治委员林乎加;特务队:队长杜梓林、政治委员孙镜秋。此时,“三军”拥有300多人,200多条枪。

在天福山起义的影响下,胶东各地相继举行抗日武装起义,起义队伍纷纷编入三军,三军队伍不断扩大。胶东特委在派出得力人员西去协助和指导胶东各地组织起义的基础上,2月5日,又决定在大水泊建立“三军”留守处,坚持斗争,大部队西上蓬黄掖,开赴抗战第一线,控制胶东的抗日战略中心地带。 

血战雷神庙

1938年2月初,日军自青岛侵占了烟台。随后又兵分两路:一路西犯蓬(莱)黄(县)掖(县)诸县;一路东犯牟平,并成立了牟平伪政权。

1938年2月12日,“三军”和特委机关到达昆嵛山区的崔家口一带,接到在牟平城做兵运工作的共产党员贺致平的信,信中说驻扎在龙泉镇的原国民党牟平县保安大队大队长张建勋愿意和“三军”一起攻打牟平城。胶东军政委员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奔袭牟平城,趁敌人立足未稳,粉碎伪政权,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三军”除由吕志恒率二大队留守崔家口外,其余部队参加攻打牟平城。

当日黄昏,理琪率领“三军”第一大队及特务队由崔家口向牟平县城长途奔袭。崔家口距牟平城约100华里,部队经过一夜急行军,13日黎明到达牟平城外的小山岗。理琪等人一起观察地形,研究攻城路线,作出了战斗部署,理琪、林一山和大队领导率一、二中队及特务队从南门主攻,由各部抽出部分兵力从东门策应并攻城,三中队在西门外担任烟台方向的警戒任务。拂晓时分,“三军”将士迅速靠近牟平城,在敌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南路猛攻城门,缴下岗哨的枪,占领城楼,随后直逼牟平伪县政府。东路直取东关,敌人未经接战,就撤回城里,“三军”战士紧追不舍,将商团武装人员全部俘虏、缴械。两路攻城队伍很快在伪县政府门前会合,一举摧毁了伪政权,活捉了伪县长宋健吾和伪公安局长、伪商会副会长等军政人员170余人,缴获枪支100余支。上午10时许,“三军”对俘虏进行教育后,将其大部分释放,只押着宋健吾等几个主要官员,携带着缴获的枪支弹药,撤出牟平城。

攻克牟平城后,理琪、林一山率领“三军”干部战士撤至距牟平城3华里的雷神庙。“三军”司令部命令部队休息待命,理琪、林一山和大队干部等在庙内南倒厅开会,研究下一步行动。中午时分,雷神庙突然遭到从烟台赶来的近百名日军的包围。原来驻守烟台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得到牟平城被袭的消息后,在飞机的掩护下,乘汽车开往牟平城,由于负责阻击和警戒的部队缺乏战斗经验,已自行转移,因此日军得以迅速将雷神庙包围。在雷神庙南倒厅开会的理琪等人,闻声冲出屋外,见敌人已逼近围墙和大门,形势十分危急,突围已经不可能了。面对数倍于己、武器精良的敌人,理琪指挥大家沉着应战,严密防守。干部、战士迅速占领了雷神庙的正殿、东西厢房和南倒厅,严密封锁了南大门。敌人集中火力,疯狂向大门猛攻,守卫大殿及东夹道的宋澄、张玉华、李启明,守卫东厢房的林一山、胡秀山、胡春林和守卫西厢房及西南角落的姜克、谷熙纯、宋干卿、杜梓林,互相配合,构成交叉火力,向敌人猛烈射击。在南倒厅的孙端夫、司绍基、袁国华、田野、黄在(女)、夏来(女)、李今辉(女)也死死地把住窗口,严密封锁,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敌人从正门几次进攻受挫,就变换招数,从屋外爬上屋顶,企图从上面压制“三军”将士。指战员们毫不畏惧,沉着应战,严密防守。理琪冒着枪林弹雨,指挥战斗,后不幸身中3弹,但仍然忍着剧痛指挥战斗(突围后,因伤势过重牺牲)。林一山手腕被打伤,腿部也中弹,仍坚持指挥战斗。杜梓林爬上院墙,向西南方向的敌人猛烈射击,敌人的火力被吸引过来,正面的压力减轻了,可他自己却不幸中弹牺牲。指战员们同仇敌忾,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人的数次冲锋。敌人因久攻不克,疯狂地放火烧房,南倒厅被烧塌,战士们转移到东西厢房继续战斗,坚守阵地。晚上7时许,贺致平看到飞机一直在牟平城上空盘旋,估计可能是“三军”在进攻牟平城,建议张建勋赶快参战,张建勋立即率部奔向牟平城进行策应。敌人听到枪声,认为是“三军”的增援部队赶到,再加上天完全黑了下来,不敢恋战,就匆匆收兵向烟台方向撤退,宋澄等趁机组织和指挥大家从西南的便门突围出来。

雷神庙战斗从午后打到晚上,激战六七个小时。“三军”指战员二十余人以简陋的武器装备,抗拒数倍于己且武器装备精良的敌人,数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取得毙伤日军50余人、击落一架飞机的重大胜利。战斗中,“三军”也付出了沉重代价,“三军”司令员理琪、特务队队长杜梓林等4人英勇牺牲,林一山、宋澄等负伤。

攻克牟平城,血战雷神庙,是中共胶东特委创建的“三军”打响的胶东抗战第一枪,给侵略胶东的日军以迎头痛击,坚定了胶东军民抗战的决心和信心。 

乘胜西进

“三军”乘胜西进,1938年9月18日,在掖县沙河镇“三军”和胶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奉命合编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五支队。这支英雄的武装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发展成为4个军2个师又25个团,在著名将领许世友、林浩、聂凤智、吴克华、彭嘉庆、刘浩天等指挥下,仅原第41、27、31、32四个军的不完全统计,歼敌就达到75万余人之多(其中抗日战争14.6万,解放战争58.5万,抗美援朝2.1万),涌现了中央军委授予的“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华东野战军授予的“潍县团”,纵队授予的“塔山英雄团”、“守备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等诸多集体和夏侯苏民、任常伦、刘奎基、魏来国、鲍仁川、程远茂、黄相和、刘坤、蔡萼等一大批全国著名的战斗英雄,以及迟浩田、张万年两位军委副主席为代表的一大批高级将领和党、国家领导人,为中国人民的民族独立和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起义结果

1938年1月中旬,特委又领导了威海起义,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司令部”,理瑛兼任司令员。2月,所属第1大队攻克牟平城,俘伪县长以下170余人,理琪在牟城南雷神庙战斗中牺牲。3月,起义武装一部收复福山城。在此期间,中国共产党蓬莱县组织建立的武装编入第3军第3大队,并攻克蓬莱城,成立蓬莱县抗日民主政府。中国共产党掖县党组织建立的武装编为“胶东游击第3支队”,并攻克掖县城,俘伪县长以下200余人,成立掖县抗日民主政府。中国共产党黄县、牟平、即墨、莱阳等县党组织建立的几支武装也编入第3军。4月中旬,第3军总部率一部到达黄县后,将胶东起义武装编为第1、第2、第3、第4路和“胶东游击第3支队”,部队发展到7000余人,并成立黄县抗日民主政府。

起义影响

天福山起义部队迅速发展壮大,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天福山起义是胶东地区具有代表性的起义,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进行的雷神庙战斗打响了胶东抗日的第一枪。

天福山起义后,根据中国共产党胶东特委的统一部署,威海、黄县、蓬来、莱阳、牟平、荣成、即墨、福山、栖霞等县相继举行了10余次起义。随着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的西进,这些起义队伍纷纷编入旗下。天福山起义遂成为胶东最具有代表性的起义,并被列为山东十大抗日武装起义之一。

1938年1月,日军侵占青岛。2月初,日军开始沿青(岛)烟(台)公路进犯,侵占烟台;然后分兵东攻蓬菜、黄县、掖县和西占牟平、威海。胶东地区沦为敌后,成为军民面对面与日军直接作战的抗日前线。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以天福山起义成立的山东人民救国军第3军于2月13日在牟平城南进行了著名的雷神庙战斗,金歼敌数十人,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增强了胶东敌后军民抗战胜利的信心,扩大了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影响。在雷神庙战斗中,中共胶东特委书记兼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司令员理琪为国牺牲,时年30岁,长眠在胶东这片热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献出了宝贵的年轻生命。 

2、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为基础成立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第3军,发展为山东抗战的生力军。

早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了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建立地方红色政权,改善民生,中共胶东第三届特委于1935年11月29日,即农历11月4日,就领导了著名的史称”-一四”暴动。由于敌强我弱,暴动很快失败了。但它的革命火焰是永远扑不灭的,遂以暴动时的特务大队为基础成立了30余人的昆嵛山红军游击队,进而成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即天福山起义的骨干力量。以红军游击队为基础举行抗日武装起义,这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华北抗日地方武装中是唯一的。所以,这支队伍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继雷神庙战斗后,又激战平度的大青杨和进行了英勇的蓬莱城保卫战等,部队发展得也比较快。

1937年12月24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3军成立时,只有80余人。1938年9月18日,改称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5支队。从此,胶东人民抗日武装开始使用八路军番号,并实行了统一编制。到12月改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5支队时,则迅速发展到7000余人,占到全山东纵队2.45万人的七分之二,即近三分之一。随后,相继改为山东纵队第5旅和山东军区第5旅,并相继成立新的第5支队和胶东军区。第5旅,一度成为山东军区唯一的一支机动抗日力量。与胶东军区,成为山东抗战的一支生力军。 

3、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为新中国的诞生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

以山东纵队于1942年8月改称的山东军区于1943年3月与第115师合并为新的山东军区时,原山东军区第5旅与胶东军区部队合并为新的山东军区胶东军区,司令员徐世友,政治委员林浩,副司令员吴克华,副政治委员王文,参谋处处长贾若瑜,政治部主任彭嘉庆,政治部副主任欧阳文,辅'第13、第14、第16团和警备团,东海、北海、西海、南海军分区等。1945年8月,胶东军区部队编成山东军区的第5、第6师和警备第4、第5旅等,作为山东解放军五路大军的第三路大军,在前线指挥许世友和政治委员林浩的率领下,分南北两线向胶东当面的日伪军展开全面反攻。北线相继解放率平、威海、福山、招远、黄县、业阳、蓬来和烟台;南线相继解放即墨,进逼青岛。在抗日战争中,以天福山起义的部队,共歼灭日伪军14万余人。从而为中国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解放战争时期,以胶东天福山起义火种成长起来的抗日部队为基础逐步发展为华东野战军第9、第13纵队和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1948年3月,新成立了第5、第6师。随后,这些部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7、第31、第41军和第32军。他们南征北战,屡建奇功,涌现出“济南第一团”、“济南第二团”和“塔山英雄团”等许多著名的战斗集体,为解放战争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们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继续为捍卫祖国的安全,为国家的发展和繁荣建立了新的不朽的历史功勋。

15AD8